毕业旅行的可怕经历

毕业旅行的可怕经历

这是我的一位女生朋友高职夜间部毕业旅行发生的事情,
她叫做啊嫩,以下以第一人称叙述。


我在高职二年级时参加学校毕业旅行,和两位朋友风筝和鱼娟是死党,到哪都走在一起,
三个人因为兴趣常常半夜去非常荒郊野外的小溪垂钓吃吃宵夜聊天,感情非常好,
也都非常期待这次的毕业旅行,终于这一天到来。

去了毕旅万年不变的剑湖山和义大,
当时是炎热的夏天,走到哪都赤裸裸的曝晒在太阳底下,
三个人却依然很有活力的在游乐园横冲直撞,
到处走走停停吃吃喝喝,

还记得当时我们在土耳其冰淇淋摊位前面吃了第二根甜筒时,其他同学冲过来拉着我们说
要去玩鬼屋,

我们当然喊着没在怕啦大家嘻嘻哈哈的朝鬼屋走去,一进到鬼屋里觉得格外凉爽,可能是
冷气开的很强,由于当天也是其他众多国中小的毕业旅行,等着玩鬼屋长长的队伍看不到
尽头,这时鱼娟突然脸色不对的说要去大便,我就陪她跨越排队的栏杆走去厕所,

我在门外滑手机等着,五分钟、十分钟、十五分钟过去了,有些不耐烦的进去女厕喊:「
鱼娟你是便秘喔很久欸! 」

却没有人回应,这时电话响起,是风筝打来的,她说鱼娟已经回去排队了我跑到哪去,我
真的是觉得莫名其妙,鱼娟好了怎么不跟我说,而且我在门口也没看到她出来啊,虽然觉
得奇怪但回去排队之后大家又疯疯癫癫的很快就忘了这件事情,
只隐约觉得当时的鱼娟异常安静。

因为奔波了一整天,大家在车上都睡翻了,终于抵达饭店后,我和风筝、鱼娟睡三人房,
进房间后大家开开心心的跑去别房串门子、一起吃泡面打牌,到了十一点老师要查房才回
到自己房间,当时的房型是一大床一小床,我们猜拳后决定风筝自己睡小床,我和鱼娟睡
大床,

因为也很累了,我们梳洗完后就熄灯入睡,半夜,我听见有人在开衣柜的声音,咿咿呀呀
的很吵,想睁开眼但眼皮真的好重,半梦半醒间感觉到有人一直戳我,勉强睁开一只眼睛
看见鱼娟坐在床边对着我微笑,但她的眼睛还是闭着的,并且对我伸出手掌。

:「…嗯?」

鱼娟:「还我。」

:「什么?」

鱼娟:「还我钱。」

:「…我没欠你钱阿」

这时鱼娟开始歇斯底里的放声尖叫要我还她钱,
我觉得很害怕但又好累便一股火冲上来,

:「干!闭嘴啦!三更半夜起乩有病吗!」

说完把棉被拉上来盖住耳朵后听见鱼娟站起来在房内走来走去、走来走去,不知道过了多
久我真的很累就又睡着了。

隔天一早,我被鱼娟和风筝的嘻笑声吵醒,
她们在化妆看到我醒来就跑过来要我评价谁的妆画的比较美,我有些无奈的起身刷牙换衣
服,在厕所时,听见风筝跟鱼娟说,欸妳昨天是不是有尖叫啊,我被妳吓死了。

一听到这个我马上冲出厕所。

:「欸!鱼娟妳昨天干嘛发疯啊半夜一直叫我还妳钱还鬼吼鬼叫。」

只见鱼娟一脸茫然的说她睡得很熟不记得这件事情,难道是梦游了吗?但是去她家跟她睡
过无数次却从来也没见过她梦游,

我又好气又好笑的跟她叙述昨晚发生的事情,可能因为清晨阳光洒满整个房间,又有两个
精神奕奕的好姐妹,我就将这件事情当成一个毕旅的小插曲,没有那么害怕了,我换好衣
服在房间东翻西找的想找我绑头发的发圈,在床上乱翻的时候余光瞄到鱼娟的枕头有个亮
亮的东西在反光,

我拿起枕头一拉,一个长长的刀片掉下来,
是一根美工刀那种替换式的刀片,我觉得莫名其妙的拿起来看,刀片的背后还刻着三个小
字,

是鱼娟的本名。

我们三个傻愣了好久,鱼娟的眼神非常害怕,也很肯定的不断说那刀片不是她的,而且就
算是她的又藏在自己枕头里干嘛,鱼娟的姓氏非常少见,同名同姓的机率应该非常小,我
们百思不解,但也没头绪只能当作这是个无聊的恶作剧,还好刀片是藏在枕头的后侧,如
果鱼娟有把枕头翻面来躺的话肯定是会受伤的…

我们马上收拾好东西拉着行李冲到一楼大厅跟班导师说这件事,他却以为我们在开玩笑,
强拉着他到我们房间,那刀片却像是消失了一样翻遍每个角落都找不到,我们心里的恐惧
和怀疑把我们接下来的行程都打乱了,一整天都没有玩的兴致,

幸好回程的路上一切平安,过了好几年我偶尔还是会想起,当时鱼娟闭着眼睛却还对着我
微笑还有歇斯底里近乎发疯的尖叫声,那个画面好像烙在脑海里,这么多年了始终无法抹
去…这件事到现在依然是一个谜,也是我永生难忘的经历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