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信吗?在队伍垫后的人

你信吗?在队伍垫后的人

 

 

总是传闻着,走夜路的时候,走在队伍后面的人最容易被鬼抓走。

大学毕旅的时候,我们系选择自助到广州玩。

跟国中、高中一样,毕旅第一天晚上都没有人在睡觉的,大家都兴奋的睡不着。

 

喝酒喝到一半,我们这挂带头的K姓男子就说要去夜游,地点就选在刚才从市场骑回饭店时,经过的一处废墟。

「谁要是中途落跑,谁明天就要请所有人吃早餐!」K说。

人一多气就壮,大家都想说反正我们这群人加起来也有十几个,也就没什么好怕,纷纷点头赞同。皮夹、手机、房卡放口袋就马上出发。

 

那处废墟直线距离与饭店不远,但是走大路的话会绕比较远,我们就边看maps边抄捷径、走小路,一行人徒步十几分钟就到了。

废墟是由三栋相连的透天厝组成,大概是因为荒废多年的关系,房屋外观的漆都剥落的差不多,显露出混凝土的灰底,周遭杂草丛生,想要走近还得先拿根木棍在前头敲两下,确定没蛇大家才敢快速走过草丛。

 

最左边那栋空屋已经半塌了,看起来屋况很糟糕,我们就不打算进去,只进右边和中间那栋。

右边那栋窗户全被打破,刚开始进去的时候我还有点怕怕的,因为我猜拳输了负责垫后,然后嘴贱的J姓男子还吓何炅说,走夜路的时候,走在队伍后面的人最容易被鬼抓走,害我一开始都神经兮兮的,走没几步就改成倒着走。

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,后来我也慢慢镇定下来。

 

里头坪数大概三、四十坪吧,除了一楼地上有些垃圾、香烟、空酒瓶和针头以外,整栋可以说是空空如也。

中间那栋外观看起来最小,实际走进去才发现里头很深,外面马路的灯光根本照不到深处,而且一进到屋子里,大家都突然起鸡皮疙瘩、觉得好冷。

但是又想说这么多人应该没什么好怕的吧,所以大伙又硬着头皮往底部走,这个时候我忽然庆幸自己垫后,不然里头乌漆抹黑的,像K那样走在前面实在太恐怖。

 

幸好底部什么都没有,甚至可以说是干净的不可思议,里头的屋况实在比外部好超多,一点也不像是荒废很久的样子。

要不是因为外观太糟糕、没有门、窗户又破了,我们大概会以为这户是刚装潢好、等着屋主入住的房子。

 

房子深处的楼梯在手机灯光一扫而过时出现,K走了几个台阶后,发现大家都没跟上,就停下来回头看我们。

「干嘛?走啊?」K说。

「不要,这里好毛喔。」队伍前面的同学说,大家都点头附和,也说想赶快离开。

「好啊,那你们猜拳一下,决定谁明天要请吃早餐。」K说。

大家你看我我看你了几眼,看在口袋扁扁的份上,还是决定跟上K的脚步上楼。

 

二楼居然有家具!深色的电视柜、大台的映像管电视、木头茶几、摇椅这些看起来虽然比较老式,但是也很干净、没什么灰尘,看摆设应该是作为客厅。

我当下都有点呆住了,心想难道还有人住在这吗?那我们不就变闯空门了?

正想跟大家商量明天早餐各出各的、大家赶紧溜时,头上的电灯竟然开始闪烁!

我愣了一下,这边居然还有通电!那不就代表这里真的有住人吗!

就在大家犹豫要不要落跑时,摇椅突然自已前后摇晃了起来,电视画面也忽然出现黑白杂讯、传出「滋滋」声响。我们像是被鞭炮炸到一样,同时跳起来,转头就往楼梯跑。

 

大家争先恐后、乱成一团地冲出空屋,有些人顺着来时的小径跑回饭店,有些人跟我一样改跑灯火通明的大马路回去。

因为走大马路比较远,所以等我们回到饭店大厅的时候,其他人早就已经回房了。我跟K还有J、S睡同房,因为刚才我跟S是一起跑的,所以回去以后只看到J,就问他K怎么不见了。 J说不知道,刚才太混乱,他跟着一群人跑原路回来,也没注意K在哪。

我们原本想说先等等看,但过了一个小时后,K还是没回来,手机也没接,我们就决定报警。

 

警察听了很诧异,他说那边荒废几十年、房子都快塌了,怎么可能里头还很干净。我们跟着两位警察一起过去看,中间那栋楼外观跟我们一开始来的时候一模一样,但是里头脏的乱七八糟的,比右边那栋还破烂许多,跟刚才的情形完全不一样!

警察担心楼梯会塌,叫我们待在楼下不要乱跑。其中一位自己小心翼翼地踩着台阶上楼走了一圈下来,一声不吭地径自往大门快步走掉。大家看他脸色苍白,也没白目的乱问发生什么事,只是默默跟着他一起走到外面。

两位警察后来叫我们待在外面大马路旁等他们。他们随后又去查看左、右两栋还有附近一带,但是都没找到K。后来我们跟他们一起回警局做笔录、通知K家人来的时候,J就问刚才那个脸色苍白的警察,刚才是不是在二楼也看到什么?那栋房子是不是有闹鬼?

那警察没回他,只是送我们回饭店人就离开了。

 

隔天大家都睡的很晚才起床,我们这一房的心情都很沮丧,也不打算再继续跟着大家玩下去。退房以后就想说在附近随便吃点东西,然后直接搭车回家。

中午的时候,我们在附近一间老字号的餐厅吃饭。 J看老板、老板娘都有些年纪,可能住在这比较久,就抱着胡乱打听的心情问老板娘知不知道附近废墟的事。

没想到老板娘还真的知道!

她说,这些都是她以前听附近的人讲的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,我们就当故事听听就好。

 

废墟那三栋以前是一大家庭住的,中间那栋是一对阿公、阿嬷还有长子家庭住,左右两栋是二哥、三弟家庭住。听说几个儿子脾气都不太好,整天好吃懒做,完全都靠老夫妇的老本生活,尤其是长子更是因为赌博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,没几年妻子就带着孩子离开,后来也都没再看到他们。

那位阿公还在世的时候,有天感到自己恐怕时日无多,担心自己一走,几个孩子分完家产会拍拍屁股走人,妻子就没人照顾了,所以临终前把自己名下的财产都转到妻子名下。过一阵子阿公果然去世了,但是阿嬷隔没几天也不小心从楼上摔下来、跟着走了。

三兄弟都如愿分得家产,三栋房子也各由三个儿子继承,照理来说继续住在那,分得的财富应该够他们生活几十年。但是听说后来他们家里常常闹鬼,搞的他们不得安宁,所以二儿子和三儿子也等不及卖房子就匆匆搬走。但长子因为把所有财产都拿去还债,所以在房子卖掉之前,根本没钱搬家。

后来附近有邻居发现好像很久没看到长子,出于好心,就连同几位邻居一起过去看看。这才发现长子死在家里好几天了,人站在屋外都能闻到那股令人作呕的尸臭味。几位邻居被吓得落荒而逃,除了警察以外,根本没人敢再靠近附近一带。

老板娘讲完以后,又听我们谈起昨晚的经历,才知道我们有去废墟那边探险,急得直叫我们去附近的大庙拜拜,也连带担心起不见的K,说他是被鬼抓去了。

J说:「怎么可能?要抓也应该是抓她才对!」他指着我的鼻子说。 「昨晚走在最后面的是她耶!」

老板娘对J说:「你怎么那么笨啦!,她一开始是走在最后面没错,但是你们上楼以后不是发生怪事,然后大家一起转身冲下楼吗?那个时候她变成第一位, K反而才是最后一位!」

我一听恍然大悟,顿时感到头皮发麻。

 

禁不住老板娘的叮咛,我们马上口头答应吃饱就去庙里拜拜。

但是结帐完要去骑车的时候,J还是坚持己见的说:「我觉得应该是警察、老板娘想太多了。我看就是有逃犯住在那边,然后看到我们来就想吓我们走。可是K胆子太大吓不走,所以逃犯才把他打晕、载到别的地方丢之类的。」

「不管怎么说,我都要去拜拜。」我说。

J耸耸肩,就自己先骑去机车行还车,我跟S则前往老板娘讲的大庙。

我不知道K到底在哪,但我想,废墟中间那栋应该是真的没住人。

其实昨晚我不是跑第一个。因为混乱之中,我才跑两步,房卡就掉地上,有几个人在此时与我擦身而过、变成跑在我前面。

我回头捡时,看到了不该看的。我怕说了大家不信反而会笑我装神弄鬼,所以没跟任何人讲。

当时,有个满脸皱纹、看起来很老很老的阿嬷突然出现,坐在摇椅上,对我们招手,一直说:「来啊…来啊…」

摇椅

 

 

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